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 > 疾病要闻 > > 柴嵩岩:独创理论治疗妇科疑难病

柴嵩岩:独创理论治疗妇科疑难病

发布:2016-01-03 07:06 | | 查看:
分享到:

摘要: 柴嵩岩:独创理论治疗妇科疑难病,

柴嵩岩:独创理论治疗妇科疑难病

  柴嵩岩(右二)医治过很多不孕症患者,为渴望孩子的家庭送去希望。

柴嵩岩

1929年生,首都国医名师,国家级名老中医,著名现代中医妇科专家。曾任国家药审委员会委员、北京中医医院妇科教授、卫生部药品审评委员会委员、北京市卫生局药品审评委员会委员、北京中医学会常务理事、北京中医学会妇科委员会主任委员、《北京中医》杂志编委及中国优生优育协会基金委员会顾问等职。

国家级名老中医柴嵩岩擅治女性闭经、不孕症、妊娠病及女童小儿性早熟等疑难病症。在六十五年的从医生涯中,她逐渐形成并创立了“肾之四最”、“二阳致病”、“妇人三论”等学术思想,完善了现代中医妇科学理论。她认为,中医药在妊娠感冒、前置胎盘、保胎等方面都有优势。但是目前中医进不了产科,也是一大遗憾。

身体周刊记者 肖蓓

作为中医妇科名家,柴嵩岩在65年的从医生涯中,以“心不如佛者,不可为医;术不如仙者,不可为医”为信条,精读古代医药典籍,勤修现代医学原理。在不断学习、实践的过程中,她逐渐形成并创立了“肾之四最”、“二阳致病”、“妇人三论”等学术思想,完善了现代中医妇科学理论。

柴嵩岩擅治女性闭经、不孕症、妊娠病及女童小儿性早熟等疑难病症。1998年,柴嵩岩以70岁高龄退休,不舍中医妇科事业,至今仍然坚持每周门诊不辍,总计惠及患者近百万人次。

2015年12月,柴嵩岩获得中国福利会颁发的第十七届宋庆龄樟树奖,以表彰她对妇女儿童健康事业作出的杰出贡献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这位86岁的老人仍然惦记着将自己毕生经验结集出版,希望“能再为人类医学进步作出点什么”。

拜师学艺中西融合

提起早年学医经历,柴嵩岩常感怀于发生在自己青年时期的两个重要事件,感言“人生之路总有一些岔路口,命运的转折就从这些岔路口开始。”

1929年,柴嵩岩生于辽宁省辽阳市一个普通人家。家境不富,但中国传统文化养成的敦厚家风,从小影响着柴松岩,慢慢形成独立自强、乐善济贫的人生品格。10岁那年,父亲去世,母亲带着柴嵩岩姐弟投奔外祖父家,含辛茹苦地拉扯着姐弟俩。过早谙熟世事的柴嵩岩慢慢懂得自强不息,立志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承担起养家责任。

1947年,17岁的柴嵩岩只身来到北京,找到一个小学教员的工作。1948年,一次偶然机会她得知中医伤寒大家陈慎吾先生创立“私立北平中医研究所”的消息,与王嘉麟(现国家级名老中医)等人一起,拜师于陈慎吾门下,进入一个崭新的世界。踏入古老神秘的中医世界,柴嵩岩立即开始如饥似渴地学习,她在老师的启蒙、引领之下,苦读中医经典,为日后成为中医妇科名家奠定了深厚的古典中医理论基础。

回忆恩师时,柴嵩岩说,“陈慎吾先生由《伤寒论》讲到《内经》、《金匮要略》,再到《温病条辨》,将几个学科理论有机相连。他告诉我,《伤寒论》的价值不仅在于个中的经方,更在于蕴含其中完整的辨证论治体系。张仲景确立的辨证论治法则,解释了证、方、药三者之间的关系。掌握了六经病脉证并治,临证便能得心应手。”

有了跟随名师的学习经历,1950年柴嵩岩正式考取中医师资格。至1952年,23岁的柴嵩岩考入全国首届中医药专门研究人员班,人生事业再又开启新的篇章。这是在特定历史背景下全国唯一一届中医研究班,首次将中医学与现代医学理论接轨,学制五年。由卫生部安排,学员进入北京医学院(现北京大学医学部前身),师从吴阶平、王光超、李家忠、严仁英等名师学习,接受现代医学的系统培训。五年现代医学的科学训练,拓展了柴嵩岩的医学视野,为日后发展奠定了深厚的现代医学理论基础。1957年毕业后,柴嵩岩成为中国首批获得精“中”通“西”双重学历的新一代高级优秀中医人才。

在研究班的五年学习并不轻松。面对陌生的现代医学知识,这些习惯了望闻问切的中医人才,感到手足无措。柴嵩岩如饥似渴地学习着。当时吴阶平先生是柴嵩岩的班主任,跟随吴先生学习专业的一次经历让她至今难忘。那是一次手术考核,刚刚进入手术室的柴嵩岩慌乱中违反了手术消毒规范,按规定应该被取消考试成绩。吴阶平看出了学生的紧张,让她稍事平静,重新再来。事后吴阶平与柴嵩岩交谈时,向她传授了如何缓解手术紧张压力的经验,并语重心长地告诫她手术消毒规范的重要性。“这件事让我深思,什么样的医生应该是我今后要做的医生。一个合格的医生所作所为,须严谨、认真,不能有半点马虎。”

1957年毕业后,柴嵩岩执业于北京中医医院。1958年,工作后又考入北京中医进修学校(现首都医科大学中医药学院前身)在职提高班,继续深入学习中医经典时,便不再懵懂与盲目。

创中医妇科理论

60余年职业生涯,柴嵩岩勤于实践,精于总结,逐渐形成“柴嵩岩中医妇科学术思想及技术经验知识体系”。

这套体系以“柴嵩岩女性月经生理”理论、“肾之四最”学说、“二阳致病”学说、“妇人三论”学说为理论核心;以顺应周期规律、顾护阴血津液、用药轻柔以克刚、 调整气化功能、补肺启肾为临证思辨特点;以舌诊、脉诊经验为特色认证技巧。这一知识体系,完整而自成逻辑,分别在女性月经生理理论、中医病因病机理论、 中医辨证思辨方法、舌诊脉诊认证技巧诸方面,充实、完善了现代中医妇科学理论。

对女性月经生理而言,需要肾气的“鼓动”。而女性月经生理的“肾气”并不是一成不变的,在不同年龄段是有区别的。柴嵩岩将之总结为“肾之四最”理论。

肾为先天之本,禀受于父母之精。在胚胎形成之前即已存在,待人出生之后又得后天水谷之精充养方逐渐成熟,此乃“肾生最先”。

肾气禀受父母之精而来,但在出生之后的一段时间内并无表现,相对于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等脏腑功能,实在是“迟到”矣。直到“二七”(14岁)天癸至,下部脉道通畅,肾气鼓动充实的太冲脉,方可有“月事以时下”的生理现象出现,此乃“肾足最迟”。

女子经过经、孕、产、乳阶段或屡患疾病,致体虚,肾气耗损,待四十岁左右肾气逐渐减弱,面部、头发、肌肤均已明显看出肾气不足之征,待五十岁左右肾气衰退,而此时人体其他脏腑依然发挥着各自的功能,此为“肾衰最早”。

凡治女人之症(与女性生理相关之疾病),皆需了解并掌握女性肾气盛衰规律,时时注重维护肾气,补益肾气,维持气血阴阳平衡,以维持月经生理与生殖机能正常。由此,相对于心、肝、脾、肺等其他脏腑功能,“肾最需护”。